项羽:青铜器时代最后一个战神

2017-02-23 9:22 来源:邪恶岛 作者:佚名

暴虐的人大都不快乐,他自己不快乐,也见不得别人快乐。他或许具有超人的力量,却是不可理喻的破坏者,他是魔鬼。对于这种人,有人怕他,有人讨厌他,当然也有人敬畏他、崇拜他,他就是青铜器时代最后一个战神----项羽。

分析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的描述,我们大概可以形成这样的印象,刘邦是个有道德缺陷的人,项羽则 是个有人格缺陷的人,用今天的话,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心理变态的人。因此,他在比较项羽与刘邦的时候才说:“子羽暴虐,汉(即刘邦)行功德。”没错,刘邦出身卑贱,来路不正,是个地痞流氓,但他总还算是个比较正常的人。他确实干了许多坏事、丑事,但都基本符合“损人利己”的行为逻辑。项羽干的坏事则大多是 “损人又不利己”,从根本上突破了正常人的行为逻辑。他完全是一个心胸狭窄,疑神疑鬼,大部分时间生活在莫名其妙的仇恨与恐惧当中,以杀人为事业却又偶尔 怀有妇人之仁的精神分裂症患者。

在《项羽本纪》里记录的每一件大事几乎都与杀人放火有关。一开篇,司马迁就交待,项梁、项羽因为杀人,这时正在吴中避难。秦二世元年,陈胜等在大泽乡起事。会稽郡守殷通找项梁商量,现在江北好多地方都造反了,这可是推翻秦政的大好时机呀。他是想让项梁和桓楚(另一楚将)领兵,趁乱反秦。大约在殷通看来,他容留项氏叔侄在自己的地头上避难,是有恩于他们,因此也就可以信赖他们。可项梁与项羽都是多疑而且杀人不眨眼的主儿,他们耍了个阴谋,竟把殷通杀了。项梁手里拎着殷通的脑袋,身上挂着殷通的印绶。殷通的待从护卫见状,大惊失色,乱作一团。项羽又乘兴杀了百八十人,殷通府上的幸存者全都被他吓趴下了。于是项梁当了会稽郡守,项羽为裨将。

战神项羽

战神项羽

进攻襄城,大约是项羽领兵打的一场大战。最初,仗打得不很顺利,襄城守军不肯投降,这让项羽有些恼火,待攻入城中之后,竟将城中军民“皆阬之”——全都活埋 了。项羽带着刘邦去攻城阳,攻下之后,又“屠之”——说白了就是屠城,屠杀城中军民。在项羽的一系列“战绩”中,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两个词:“阬之”、 “屠之”,而且无论军民,一律“阬”“屠”。最著名的“阬之”是在秦将章邯率众已经投降归楚之后,项羽指挥部下在一夜之间“击阬”降卒二十余万人。试想,这是一项多么庞大的杀埋“工程”?什么样的人才能如此滥杀无辜、草菅人命,创造史上少有的“英雄伟业”?除了变态心理,无他。

刘邦进咸阳秋毫无犯,而且到处放风,我们是来为民除害的。可项羽一进咸阳,先把早已经下台投降的秦王子婴杀了,然后又烧了秦宫,一场大火整整烧了三个月,与此同时,还掳掠了无数财宝、妇女,闹腾得天无宁日,民心尽失。有人好意劝他,他不听,随口骂了他一句:“沐猴而冠”,他竟把那人扔到大锅里给活煮了。他不仅好杀人,而且杀人的手法总是那么凶狠残忍,简直让人匪夷所思。

战神项羽

战神项羽

从能杀人,敢杀人的角度来说,项羽确实是个大“英雄”。他刚刚自立为西楚霸王,马上就把当初起事时拥立起来的“义帝”——本来就是徒具虚名的影子帝王——楚怀王杀了,随后即受到了其他诸侯的挑战。于是,新一轮的杀人游戏又开始了。这时项羽的主要对手由秦军换成了刘邦的汉军。双方交锋之初,正置项羽新成霸主,气势正盛,彭城一战,他指挥楚军先杀了十万汉军,汉军向南逃入山地,他们追击到灵璧东面的睢水边上,又杀了差不多十万汉军,以至于尸体堵塞了河道,“睢水为之不流”。

项羽以让世人震惊的残暴暂时取得了战场上的主动。刘邦从睢水战场上落荒而逃的时候,身边只剩下几十个随从了。在这一路溃退,仓皇于歧途的过程中,刘邦做了一个影响未来战局的决定:策反项羽手下大将九江王黥布。随何立刻奉命前去游说黥布,黥布果然反楚。从表面上看,这是随何的游说之功,其实,黥布大约早就存心反叛项羽了,谁愿意追随一个反复无常、脾气暴躁、嗜血成性、杀人无度的神经病呢?项羽最后未能成就帝业,这恐怕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虽然强悍,可他身上具有让人难以容忍的人格缺陷。

热门专题